泰达币app

倩  娜:朱弦續  燕歸來

 來源:  發表時間:2019-04-24 10:51  點擊:

?

一本古琴譜攤開在我面前。

暗黃色的花紋,豎式的線裝封面,用毛筆寫就的行書,一切,都在暗示著它的,久遠。

我看不懂仿若天書的琴譜。然而,此刻,彌漫于書房的裊裊琴音,與琴譜有關。在這炎熱酷暑,讓我仿若置身于幽澗的山林,聽流泉淙淙,一種沁入心肺的清涼,和著夏日的蟬鳴,與書房外蓬蓬勃勃的綠意,讓我禁不住思緒翩然。

一曲有名的嶺南古琴曲《碧澗流泉》。

自然,不是第一次聽古琴。

只是,我不知道,眼前這本琴譜抄錄的古琴曲,它的淵源,與我腳下生活的土地有關,與七百多年前發生在我故鄉那一場壯懷激烈的崖海戰役有著隱密的關聯。

是的。公元1279年春。新會。崖門。當元軍馬踏中原,南宋皇室被逼倉皇南遷,那一場宋元大決戰注定要在一片群山闊海中鋪開。整整二十三天,刀光劍影,旌旗翻飛,銀洲湖上的片片碧波化作翻騰的血浪。當南宋愛國丞相陸秀夫懷抱玉璽,身背少帝趙昺在崖門投海殉國,一個曾經華麗的王朝無可挽回地湮沒了。

岡州大地,載不動痛失故國的痛。透過七百多年時光的帷幕,我仿佛仍能聽見他們哀哀的哭聲驚飛銀洲湖畔棲息的白鷺,隱隱之中,又似聽到低緩的琴音在述說一份破碎的憂傷。

不能忽略的是,南遷的宋室遺民隊伍中,隱約可見宮廷琴師樂工的身影。

琴,曾幾何時,是他們為南宋皇室呈獻雅曲的樂器,如今,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山河破碎,宋室珍品幾近殆盡,所幸,零落的故國遺物中,意外發現散落的古琴譜竟一路躡足相隨。

琴譜,承載了對故國的追憶。是為了不曾忘卻的紀念,琴師們默默將崖門海戰后散落于新會一帶的古琴譜收集、整理,在元初刊刻而成《古岡遺譜》。古岡,即古代岡州,新會的別稱。

只是,戰爭的煙云駕不住遺民們的美好期許。

至元末明初,其原木刻雕版不幸毀于戰火。

明中期,元刊本的《古岡遺譜》已是踏雪無痕,難得一見。

顛沛流離的琴譜,在寂寞之中,漂泊之中,等待,如同伯牙在等待子期,琴譜在尋覓前世的知音。

冥冥之中,知音在時間的深處等待著。

仿佛之中,我看見一名男子,他慈眉善目,目光流連在坊間輾轉得來的一本手抄的《古岡遺譜》,琴譜的紙張已經發黃,充滿皺褶,似乎輕輕一捏,就會零落成塵。然而,琴心弦魂的男子一望而知它的厚重,眉宇間溢出如獲至寶的驚喜。

先生姓陳,名獻章,世稱“白沙先生”。五百多年前,他生活的足跡曾經深攜在我腳下這片土地。對于這位有著“嶺南一人”之譽,身后被明皇帝詔準從祀孔廟的故鄉先賢,我笨拙的文字承托不起對他的尊崇。先生以自然為宗的哲學思想、獨辟蹊徑的茅龍書法以及自成一派的教學風格,都足以令人仰止。

只是,孤陋如我,確實不知道,先生的琴緣,早結深深。

白雪陽春誰會彈,莫愁天下賞音難

江門夜半看明月,想到朱陵青玉壇

朱陵我居青玉壇,五岳雖雄無此山

鐘期老仙還未還,高山流水我須彈。

……

細細翻讀厚厚兩本《陳獻章文集》,字里行間言及琴者竟有數十余處。先生迷琴、賞琴、知琴、戀琴、詠琴,最終“夢撫石琴”,以至我最終讀出的是先生對古琴執著的——癡。蓄三千年悠長歷史的古琴,本非尋常器物。龍池鳳澤,五行水火,琴的每一寸都外承天地,內蘊五行。人與琴的相遇、相投,大抵是精神氣質的內在相通。先生在《誡子弟》中強調“琴瑟,雅樂也,彼以之教人而獲利,既可鄙矣,傳于其子,托琴而衣食,由是琴益微而家益困……”可以想見,先生眼中的琴,不可作稻粱謀,只可為靈魂依。而立之年,先生洞悉官場黑暗,摒棄仕途,寄身山水詩文,放曠自達,以琴遣興。官場的名韁利鎖,安容不下先生飄逸的性靈,唯高遠的琴音可與先生超脫的情懷一起飛升。

或遲,或早,先生與琴的結緣,已是必然。

某年立秋的一個早晨,當我置身于陳白沙紀念館內一個展室,一把先生當年曾經彈奏過的名為“滄海龍吟”的古琴橫陳在我眼前,當我透過櫥窗細細打量它那蛇腹斷紋的漆黑琴身,遙遙的,似有裊裊的琴音從身后的碧玉樓傳來,依稀可見先生攜琴游于風煙水月間的身影,他步履徐緩,一襲白衫,飄袂臨風,漸行,漸遠。

如此,當先生于坊間不期然遇到手抄的《古岡遺譜》,心中的欣喜自是可以想象。心魂,沉迷于琴譜的幽深曲徑中。傾聽每一個音符的律動,體驗每一處細部的變化。無法想象先生曾經經歷了多少晨昏日夜,他或增刪,或補遺,或改編,將南宋期間在新會流失的唐宋古琴秘譜24首重新整理,手抄成冊,冠名為《古岡遺譜》。后經轉傳抄錄,流傳于世。

這是一本傳承了中原獨有的唐宋遺韻的琴譜。

這更是一本首次融入了嶺南地域特色的琴譜。

枯木。逢春。一百多年前的南宋遺譜,經由白沙先生悉心潤澤,猶若楠竹的伏筍,在時間的流轉中,漸次長出新芽,喚發出勃勃生機。

此刻,當我在有限的史料中沉鉤索隱,才意識到先生對古琴的癡迷影響了江門學派的眾多弟子。先生傳授六藝,古琴作為六藝之首,成為江門學派門生的必修課程。他們在傳承先生的江門心學之余,還將白沙琴學和手抄的《古岡遺譜》在嶺南傳播。遙想先生當年設館執教的春陽臺,想必在朗朗書聲之余,一定也伴著古樂悠悠,仙韻裊裊吧? ???

白沙先生之后,有許多琴人相隨。他們的足跡,或先或后,在我腳下這片土地留下印痕。新會作為《古岡遺譜》的緣起之地,“正始之音由是而南”,琴學因之昌盛,一度成為嶺南古琴藝術重鎮。

把時光往前推移一百七十年,我又似看到在故鄉新會的碧浪深處,一枝勁竹亭亭玉立。

要說的人姓黃,名景星,

生于乾隆晚年的黃景星是古琴世家出身,其父兄皆好古琴。史載“因其官考屢敗,生活貧困,只好撫琴以自娛”。琴就是這樣,在你得意時當溫情的陪伴,失意處作熨貼的撫慰。清代琴人何洛書之孫何耀琨在《悟雪山房琴譜》序中,贊景星先生曰:“性恬靜,心和平……其品超然拔俗,其志灑然出塵,其養氣充然有余,其論事婉然不激……”這樣的品性,自然與白沙先生的灑脫出塵有曲徑通幽之處。假若時空可以轉換, 想必黃景星一定星月踏訪,與白沙先生兩杯青茗,在琴音與茶香中宴談永夜……

史載,黃景星與同鄉陳綺石、陳芷薌在新會設立了廣東最早的琴社,并于岡州、廣州等地傳播琴藝,漸成嶺南琴派。

又載,黃景星取其父恭錄的陳白沙抄錄的《古岡遺譜》,兼采眾琴家之長,輯成四卷,于道光十五年(1835年)編成五十首古琴曲,冠名《悟雪山房琴譜》,于翌年(1836年)刊行于世, 其中有部分曲目來自《古岡遺譜》。《悟雪山房琴譜》一經刊行,遂成嶺南琴派的經典琴譜。在此書自序中,黃景星念念不忘白沙先生之于他精神和藝術的滋養:

岡州自白沙先生以理學為倡,其教人也,惟于靜中養出端倪,以復其性靈,不以語言文字為工,故后之學者每于稽古之余,多借琴以為節性和情之具。此《古岡遺譜》所以流傳也。

其中可見《古岡遺譜》的流轉與白沙先生視古琴為“節性和情”之物的理念是一脈相通的。又由于黃景星及其琴人的潛移默化,古琴曾經在岡州空前繁榮,小小縣城,琴人一時多達二、三十人,影響波及珠江三角洲。遙想當年岡州長街,想必不時掠過風塵仆仆,行囊里裝著《悟雪山房琴譜》的外地學子的身影。泠泠七弦,一度在銀洲湖畔、圭峰玉臺流轉回旋……

1842年,黃景星駕鶴仙去。然而他所渴望聽到的琴音,依然在岡州的上空縈繞不絕。公元2010年的某一天,我在新會景堂圖書館的館藏有幸目睹了新會琴人蔗湖于清代咸豐二年至四年(1852—1854)的手抄琴譜。關于這本琴譜的來歷,據說是“文革”期間,當時圖書館的負責人李中壯先生,他在會城浐灣收繳的“黑書”堆中無意發現并果斷珍藏了這本琴譜。一本免于劫難的琴譜,后被命名為《古岡蔗湖琴譜》,它是嶺南派琴譜的代表作之一,里面保留了多首《古岡遺譜》的曲目。

嶺南古琴,就這樣一前一后被傳承、流轉……只可惜,除了于“文革”時期被李中壯先生及時“搶救”下來的《古岡蔗湖琴譜》,另兩份早已散佚的琴譜原本,我們已經無法得見“廬山真面” 了。一個多世紀以來,我們經歷了眾所周知的戰亂、饑荒、”文革”……精神一度陷于荒蕪。后來,我們終是迎來了春天。只可惜,由于古琴自身特有的“難學”、“難傳承”的特點,在很長一段時間,朱弦難續,古琴在自己生長的土地沉寂著。難以融入大眾的孤獨讓古琴禁不住繼續守望。一個越來越喧囂、人心越來越浮躁的年代,琴的知音更需要尋覓。

由是那些散佚的琴譜,《古岡遺譜》中被確認的八首曲目、《悟雪山房琴譜》、《古岡蔗湖琴譜》后來經由江門、新會有關部門和專家合力收集、增補、整理,得以重新出版,呈獻給更多的同好。此刻,我撫摸著這本一時還讀不懂的“天書”,回想古琴在足下生活的這片土地曾經的起起落落,心里盈滿一份溫柔的感動。嶺南古琴,在她出生的地方一度枯榮。因為有了根,嶺南琴人,虔誠的心終于有所依歸。

書房之內,高古曠遠的裊裊余音,繞梁,不去。

(作者為省作家協會會員) ????????

版權聲明:任何本站發表之文章,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保護, 任何商業、非商業站點,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關閉窗口
江門博識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江門博識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江門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江門分院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復制或轉載。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江門博識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江門博識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③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如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速與本網取得聯系。
※ 聯系方式(0750-3272883)

江門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江門分院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Copyright?2003-, Jiangmen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門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聯系電話:86-0750-3272572

江門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版權所有

泰达币app 加拿大28计划软件免费版 pk10选冠军号诀窍 三公的口诀 时时彩任何位置稳杀一码 玩通比牛牛有什么技巧 福彩快三投注技巧 棋牌娱乐下载 棋牌玩龙虎有没有窍门 二八杠生死门视频 菠菜app开发公司 牛牛群拉人发展下线 排列三6码组选六最大遗漏 牌九至尊超级版 优博彩票怎么样 篮球比赛直播 u视娱乐